路灯下的漫步回想

家居 2019-12-22 1个回答

路灯下的漫步回想

又是一个人在冬天的晚上踽踽独行,又是一个人沿着上次的坡路向上走,傍晚刚下了一场雨,这个时候正是夜深寂静的时候,我沿坡度向上走去,今夜抬头,无月,今夜路灯依然闪烁,每隔那么几十米就有一盏明亮的路灯,给我的暗夜独行带来几分轻松。

记得十几年前看过日本的小说之神志贺直哉的一本《暗夜行路》,从此之后对一个人走夜路就有了比较深的感觉。回想起以前小的时候特别喜欢走夜路,当然有的时候也未必是喜欢,只是因为要赶路而已。我那个时候在满天星斗之下,或月朗星稀,有的时候是和表哥,有的时候是和堂姐,有的时候是爸爸或妈妈。我的家乡在大渡河边,河边对面是公路,这边则是一条有石子的小路,有的时候需要爬山,那么那个时候跟着妈妈归省,也就是回娘家的时候,每次回来外婆定要留着我娘俩吃夜饭,山路约七八里路。走的时候已经有点黑了,有时还要来一个火把,稻草点燃,绕几圈慢慢走,火星闪烁着,也冒着黑烟,我觉得给走夜路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意味。

我记得那个时候,长辈给我讲过黑沙白石亮潭水的口决。就是说黑的是沙,白的是石头,而亮亮的,你可别看见亮亮的就走上去,那多半是一滩水,所以小的时候行路,既困且行,有的时候甚至走着走着,还要打点瞌睡,当然再小一点可以被背在背上,大一点只有牵着手走,有的时候呢则是大人背着背兜在前面走远了,我背着小手蹦跶着在后面跟着,走着走着,有的时候山路弯弯,妈妈走的不见了背影,我这个时候就会哭起来叫唤一声,那个时候,妈妈会歇息一下,等着我。我记得那个时候妈妈的背兜里面经常是背着土豆,有的时候还有一点腊肉。现在觉着外婆对妈妈的疼爱了。

有的时候路上走着走着,现在还记得印象最深的突然有猫头鹰那个声音,咔咔的声音,或者是带一点像老年人咳嗽的感觉,有时是又像老妇人的笑声。小的时候,记得故事很多,想象力也挺强,但是好像自己似乎从来就不怎么怕黑啊,估计跟走惯夜路有关系。记得多年之后,有一次到异乡的乡下去玩儿,回去的时候照样是拿着火把走夜路,一大群人走着,但是因为路远,没走多久就燃没了,因为我是近视眼嘛,他们都怕我摔着,结果好几个人摔倒,而我没事,实际上我全凭感觉,是当年走夜路肉体的感觉,而此结果让大家很是惊讶,不由心里暗爽。

有的时候是陪着妈妈去推磨,也就是碾谷子之类的,有的时候等很久很久,那个时候的电力也弱,我记得那个时候走一趟要走很远很远的山路,然后妈妈背着磨好的面粉回去,我就跟着走,有的时候在磨坊里边就睡着了。回来的时候,跟妈妈到了家里之后,我就直接呼呼大睡,而妈妈往往还要在煤油灯下面纳鞋底儿、缝补衣服,很晚很晚才睡。

现在还记得早上的时候,也是喜欢一个人到处乱跑,有一次我才三四岁,还不懂事,据说有一次早上醒来之后我哭着找妈妈,而妈妈去小溪边挑水去了,我光屁股哭着乱跑,挑水回来的时候我妈见我被一个邻居家的一个阿姨吧,把我搂住了,在烤火,用她家孩子的衣服把我裹着。看见我妈妈,啐了一口道,哎,你看你儿子,都不要了吗?想来老夫当年也是粉嫩小正太一枚呀。

这是当年的一些趣事,想着想着我已经不知不觉间走在下坡回家的路上了。虽然今晚上没有月亮,想起往事心里边暖洋洋的,走着走着身子也暖和了,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,心里边也比较温暖,这是我今晚在路灯下路边信步走所得到的意外好处了,若没灯,估计会入坑的,这也算是烛照当前,不忘初心了。

好的,谢谢大家的关注。

路灯下的漫步回想

剩余:2000
相关推荐